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慈溪市科锐机械有限公司 >

艾伦·耶格尔

发布日期:2021-05-21 00:38   来源:未知   阅读: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点击“不再出现”,将不再自动出现小窗播放。若有需要,可在词条头部播放器设置里重新打开小窗播放。

  艾伦·耶格尔,日本漫画《进击的巨人》及其衍生作品中的主人公。第104期训练兵团毕业生的No.5,后加入调查兵团。最后一任进击的巨人始祖巨人战锤巨人的宿主。出生在帕拉迪岛西甘锡纳区的少年。拥有强韧的精神力量与非凡的行动力,重视同伴,厌恶不自由的一切。少年时期对墙壁外的世界拥有比任何人都要强烈的憧憬。

  幼年在目睹了母亲被巨人吞食后立誓要驱逐所有的巨人,加入了调查兵团后成功夺回了玛利亚之墙得知了世界的真相,从而对海外的世界感到失望而想让海外的一切彻底消失,在授勋仪式上触发进击的巨人的能力预知了部分未来,通过奇袭马莱与吉克接触后控制了坐标之力开启“天与地之战”发动地鸣屠杀了世上八成的生命,在坐标空间中向同伴们说明了真相,让他们成为拯救人类于灭亡的英雄,最终艾伦被三笠杀死吻别使始祖尤弥尔从爱情的束缚中解脱得到自由从而使巨人之力从世上消失。

  从父亲那里继承了始祖和进击的巨人之力,后在马莱大战中吞噬了战槌巨人,在艾伦怀有强烈意志时进行自我伤害(一般是咬伤左手),就能变身为最大15米级的巨人,黑发碧瞳,有着类似精灵状的尖耳,全身布满健壮的肌肉。意志会成为巨人行动的目标,和普通巨人相比有着无比强大的战斗力,有着格斗术的概念,也可敬凳以模仿阿尼·利昂纳德传授的体术,和女巨人一战中可以证实其牙齿也十分坚硬。但在前期(12集),曾经失控,并有伤害三笠的倾向。在目标达成后身体将腐朽湮灭。然而此举会对艾伦本体的身心造成负担,连续使用的话肉体与精神都会变得衰弱。拥有硬化皮肤的能力,并用此能力堵住玛利亚之墙的洞。

  在与拥有艾尔迪亚王族血统的巨人宿主接触后拥有操纵所有巨人之力的权限(即“坐标之力”),可以控制所有巨人和人类状态的尤弥尔子民,包括对巨人发号命令、控制巨人身体、修改尤弥尔子民的记忆以及生理功能。

  与其他巨人只能观看前代继承者的记忆不同,进击的巨人宿主在特殊时机可以看到未来宿主的部分记忆,从而预知部分未来的事,以此影响过去的事件,寒验击碑但未来的一切已然注定无法被改变,连带着在未来被始祖巨人之力影响的过去也无法改变。艾伦在出访岛外后试图改变未来却失败,从而明白了一切都是从最初就被决定好的,自己不断的前进就是为了抵达那个结果。

  公式书数据:格斗术9 行动力10 意志力11 头脑战3 协调性5 热血10

  行动相当敏捷(9岁时刺死两个成年人),但情商较低(在认识三笠前只结交了阿明);在训练兵团的日积月累的训练经历,使艾伦从只会尽情发泄情绪的少年蜕变成为一名士兵。特别是对人格斗术,在与阿尼的练习中,艾伦很快就掌握了阿尼“传授”的对人格斗术,并曾经利用学得的对人格斗术格赠淋制止了情绪激动的让。在第104期训练兵团当中,艾伦的格斗术仅次于三笠。然而,由于其横冲直撞的性格,艾伦的格斗术在实战中发挥的并不理想。

  让·基尔希斯坦康尼·斯普林格萨莎·布劳斯赫里斯塔·兰斯(即希斯特利亚·雷斯)、马尔洛·桑德希琪·德利斯弗洛克·福斯特

  在阿明拿出的关于描述外面世界的书的影响下,激发了艾伦对走出墙壁的渴望。9岁跟随父亲出诊,却发现三笠一家遭劫,三笠的父母当场惨死,而三笠却不见踪影;绑匪灭绝人性的行径激怒了艾伦,为了尽快救出三笠,愤怒的艾伦决定独自找绑匪算账;来到据点后,怒不可遏的艾伦用计刺杀了其中两个人,正要将三笠救走时,却被随后赶到的第三个绑匪劫持,千钧一发之际,艾伦用言语激发了三笠的战斗潜质,三笠因而捡起匕首刺死了绑匪,两个人得以脱身,而艾伦也因为自己的鲁莽之举遭到了父亲格里沙的严厉训斥。后来艾伦一家收养了三笠,艾伦还将自己的红围巾送给了三笠。

  父亲格里沙·耶格尔在845年巨人突破“玛利亚之墙”后下落不明(后证实被无垢巨人化的艾伦吃掉),由于来自未来的艾伦使用始祖巨人力量验辨白影响使当时必须活下去的贝尔托特没有被黛娜所变的巨人杀死,从而导致了母亲卡尔菈·耶格尔被黛娜所变的巨人吞噬,艾伦随后去往开拓地两年,与三笠、阿明在848年加入了第104期训练兵团,艾伦以第五名的成绩毕业,但坚决要加入调查兵团。

  在“罗塞之墙”(Wall.Rose)南部的托洛斯特区防卫战中,看到同班的托马斯·瓦格纳被奇行种吃掉后,艾伦立刻愤怒地追杀那个巨人,在中途被巨人咬断一只腿,撞落在屋顶上。为了救阿明,艾伦重新站匙拳协了起来,代替阿明被巨人吃掉。于巨人体内时因其父注入体内的巨人化能力觉灶担判篮醒,变身成巨人再次出现,并一连杀了20只巨人。托洛斯特区夺还战中,变身为巨人,但出现暴走,后在阿明的呼唤下恢复自我意识,举起巨石将城门堵住。

  后来被宪兵团关押在地下牢房,艾尔文、利威尔和韩吉先后过来探望,在此期间,艾伦向艾尔文和利威尔表明了自己想加入调查兵团的意志,利威尔同意了他的要求,并决定亲自接管艾伦。随后艾伦受到审议,在审议中因为自己的巨人身份遭到诸多非议,商会、教会的人打算就地处决艾伦,宪兵团师团长奈尔·德克则打算把艾伦解剖并制成标本,三笠在庭上为艾伦极力辩护,结果不但没有人相信,还因为9岁时和艾伦反杀绑匪的事件被人质疑是人类形态的巨人之一。见此场景,艾伦再也忍不住自己满腔的怒火,当庭怒斥在场的人是胆小鬼,就在事情变得白热化时,利威尔当着所有人的面以“教训”的名义暴打了艾伦。在艾尔文的推波助澜下,达里斯·扎卡里总统最终决定将艾厦组提伦交由调查兵团,由利威尔·阿克曼做看护人。

  加入调查兵团后,艾伦、利威尔与佩特拉·拉鲁等人组成的利威尔班作为诱捕巨人的诱饵参加了墙外调查,结果遇上了女巨人,本想变身巨人参与战斗,但被利威尔班阻止。在看到利威尔班团灭后,艾伦彻底崩溃,认为是因为自己选择相信同伴结果害死了他们,盛怒之下立刻变身为巨人与女巨人战斗,在认出女巨人真身(阿尼·利昂纳德)后愣住,结果败北,后被三笠和利威尔救下。

  后来和众人共同擒获女巨人,起先艾伦有所犹豫,不想变身和她战斗,在听完三笠的战斗原因后,下定决心开始战斗。和女巨人战斗到最后开始一心想要杀了巨人包括真身阿尼,在看到流泪的阿尼后愣住,使阿尼趁机结晶化,而艾伦也被随后赶到的利威尔从巨人身体里强行拉出。

  厄特加尔城一役后,与莱纳·布朗变身的铠之巨人战斗,即将胜利之时被贝特霍尔德·胡佛变身的超大型巨人砸中而昏厥,与尤弥尔一起被两人带走。尤弥尔在莱纳的鼓动下,加入了回乡三人组的行列,并且带走了赫里斯塔·兰斯。后被随后赶来的调查兵团从莱纳手中救下,但与三笠同时陷入危机。

  因汉尼斯被当年吃掉妈妈的那个巨人吃掉,艾伦几近精神崩溃陷入绝望,同样求生无望的三笠对艾伦凄美告白,感谢艾伦为其所做的一切,并露出幸福的笑容,深受感动的艾伦回忆起妈妈的话,重新振作决意保护三笠,并立下红巾之约。最终艾伦为保护三笠而爆发出强大的意志力,接着,他获得“坐标”之力(疑似能用意念控制其他无垢巨人的能力)。受到支配的无垢巨人们对曾吃掉其母亲的巨人群起而攻将其啃蚀殆尽。之后因为对铠之巨人表露敌意,而使大批无垢巨人转而攻击铠之巨人与超大型巨人,在摆脱了巨人们的纠缠之后,艾伦背起受伤的三笠与调查团同伴们一起逃离险地。

  实际上,艾伦之所以能够发动“坐标”之力,是因为他是始祖巨人的宿主,而吃掉艾伦母亲和汉尼斯的巨人

  拥有弗里茨王室血统。当非王室血统的始祖巨人宿主和拥有王室血统的巨人接触时,便会发动“坐标”之力。

  艾伦与幸存的调查兵团同伴们一起撤回罗塞之墙,原本出动救援艾伦的联军(调查团主力与宪兵团主力)人数有一百人左右,撤回墙壁时有六成士兵阵亡,艾伦深感内疚。让·基尔希斯坦在艾伦迷茫时用“艾伦式说教”帮助艾伦重新确立目标:用自己“坐标”的能力驱使巨人堵上玛利亚之墙以及手刃莱纳等人。一周之后,伤愈的利威尔在听完韩吉·佐耶康尼·斯普林格关于巨人的情报后,与正在养伤的艾尔文·史密斯商议确定组建新利威尔班。艾伦与三笠、阿明等训练兵团104期出身的同伴们一起加入了新利威尔班。

  艾伦和调查兵团暂时藏身在山中的木屋里,在韩吉和利威尔的安排下进行探究巨人化特质的研究和实验。掌握了有关艾伦巨人化次数极限,变身后知能程度等等情报,同时失望地得知艾伦尚且对如何硬质化毫无头绪,使得阿尔敏设想的“利用硬质化的残留巨人之躯封堵城门”的计划无法实施。另一边,同期生的克丽丝塔·连兹向众人坦白了身份:原来她真名为希斯特莉亚·雷伊斯,是伪装成普通贵族的墙内真实王族——雷伊斯家的私生女。

  此时韩吉和利维接到身处中央的埃尔文通报,中央有人要强取艾伦和希斯特莉亚。纵然韩吉等人想尽办法掩护,艾,希二人还是落入了中央宪兵之手。在雷伊斯家庄园的秘密地下洞窟中,艾伦被锁链绑在高台上,而希斯特莉亚则和生父罗德·雷伊斯重逢。通过和雷伊斯父女的身体接触,艾伦体内潜藏的部分记忆被唤醒:原来艾伦的父亲格里沙是巨人之力的持有者。在玛利亚之墙陷落的当晚,格里沙来到雷伊斯家的地窖,将罗德的长女弗丽达·雷伊斯变身的巨人打败并吞食了本体,由此夺得了雷伊斯家传的,能支配一切巨人的“始祖巨人”之力,并将罗德的在场的其他孩子也全部杀死。

  之后格里沙找到了难民营中的艾伦,将艾伦带到树林中,将藏着秘密的地下室的钥匙留给艾伦后给艾伦注射了巨人化的针剂,自己则被巨人化的艾伦吞食,得以将自己身负的二种巨人之力和记忆寄宿到艾伦身上。之后艾伦被训练兵团的教官长基斯·夏迪斯抱回难民营。得知了真相的艾伦精神崩溃,认为自己和父亲才是一切灾难的根源,哭喊者要求希斯特莉亚吃掉自己取回始祖巨人之力,凭借王族之血发动始祖之力,支配巨人,终结战争。

  希斯特莉亚意识到百多年来雷伊斯家族虽能支配巨人却对拯救人类毫无作为,拒绝了父亲要其吞食艾伦巨人之力的要求,打碎了针剂并试图将艾伦解放。此时调查军团赶来救援二人。穷途末路的罗德舔舐洒在地上的巨人化针剂,变身成了残缺不全,只能爬行的超大型巨人,同时也撑坏了地窖使之趋于崩溃。

  眼看兵团众人即将葬身于坍塌的洞窟,艾伦发现了罗德连同巨人化针剂一同拿来的写有“铠甲”标签的瓶子,放手一搏下咬破瓶子的同时变身巨人,成功使出了全身硬质化以支撑洞体,令众人得救。

  之后艾伦同兵团在前往奥尔福德区去阻止即将爬行而至的巨人化罗德。艾伦变身巨人将大量炸药扔入罗德巨人体内将其炸碎,最后由希斯特莉亚亲手给父亲最后一击,以此为将登基的新女王立威。

  新女王登基,调查军团排除了背后的不确定因素。艾伦掌握了硬质化能力,并借此完成了韩吉设计的“巨人断头台”,在托洛斯特区实验并杀死了大量巨人。这一切为进行下一步夺回人类领地——玛利亚之墙的计划奠定了基础。

  另一边艾伦通过更多地与希斯特莉亚接触,唤醒了父亲传递的更多的记忆片段。从记忆片段中艾伦发现训练兵团教官,也是原调查兵团团长的基斯·夏迪斯和过去的格里沙熟识,可能知道部分格里沙的秘密,便和众人拜访了基斯。然而基斯对格里沙的来历所知也极其有限。但艾伦从基斯口中知道了母亲卡尔拉对他的期望:纵使平凡,只要能降生在这个世界上,便已经十分伟大了。令艾伦对自己 “不特别”的执念得到了释怀。

  其后,玛利亚夺还作战实施。艾伦随兵团星夜赶到希甘希纳区,开场便成功按计划利用巨人化和硬质化能力封住了希甘希纳外侧的破洞。但始终按兵不动,不知藏身何处的莱纳和贝尔托特令众人感到十分不安。阿尔敏察觉到了敌人藏在墙体内部的可能,成功逼出了莱纳。

  城墙另一边,从莱纳等人的“故乡”前来的战士长也变身成兽之巨人,和受其操控的大量无脑巨人一同封住了调查军团的退路。艾伦和莱纳,埃尔文,利维和战士长分别在玛利亚之墙的内外展开博弈。希甘希纳区内,艾伦施展出来长期训练的局部硬质化——将硬质化集中在拳头上以大大提升硬度,轻易地击溃了莱纳覆盖全身的铠甲。配合调查军团持有的新式兵器——雷枪,很快将莱纳逼入绝境。

  此时贝尔托特现身并变身超大型巨人,在其无可匹敌的破坏力面前局势瞬间逆转。阿尔敏舍命发动佯攻吸引贝尔托特的注意力,艾伦则留下硬质化巨人之躯,本体脱离后直取超大型巨人后颈出的贝尔托特本体并成功将其生擒。

  然而阿尔敏在佯攻过程中承受了大量高热蒸汽烧灼,全身高度烧伤而生命垂危;另一边的埃尔文团长亲率兵团做诱饵亦被野兽巨人打成重伤濒死。而利维士兵长身上的最后一管巨人化针剂则是决定谁可以活命的关键。失去理智艾伦拼尽全力请求利维救阿尔敏。利维经过一番内心挣扎后决定让埃尔文从这个世界解脱,给阿尔敏注射了针剂。

  巨人化的阿尔敏吞食了贝尔托特变回人类并取得了超大型巨人之力。另一边被利维打败的野兽巨人的本体,吉克和莱纳一同被友方的巨人救走,临走前吉克特地与艾伦见面并告诉艾伦“我们都被你爸爸洗脑了”。虽然成功夺回了玛利亚之墙,但经此一役,调查兵团仅九人生还。

  艾伦和兵团终于得以进入格里沙留下的地下室,得知了记载在里面的格里沙的过去和世界的真相。回归的艾伦,三笠和阿尔敏因违反军纪而被关了禁闭。禁闭期间艾伦唤醒了更多父亲的记忆,得知了诸多更加残酷的过去。并在授勋仪式上和希斯特利亚的接触时看到了未来的部分记忆,知晓了自己在未来开启了“天与地之战”发动地鸣屠杀了世上八成的生命,最终会被同伴们所阻止。

  又一年后,墙内墙外的巨人终于被消灭殆尽。艾伦等人得以来到梦寐以求的海边,然而他们已经得知,战斗远未结束,海的对面尽是敌人,艾伦疑惑如果将敌人全部杀光是否就能得到自由。

  在艾伦等人抵达海边后不久,马莱向帕拉迪岛派出了第一支调查舰队,被艾伦,阿尔敏两体巨人轻易击败。马莱海军中的以一名女军人叶莲娜为首的部分战士突然叛变,事实上他们听命于吉克·耶格尔,是吉克为执行他的解放艾尔迪亚人的计划而派来岛上的联络人。

  叶莲娜等人向岛内领导层提出吉克的合作意向时,艾伦确认,并向领导坦白了过去隐瞒的部分讯息:没有王族血统的他若能与王族血统的持有者变成的巨人发生接触,就能运用体内始祖巨人的力量,唤醒三道城墙墙体内部沉眠的大量超大型巨人作为武力,是为“地鸣”,有足以踏平世界的威力。这是科技落后世界数十至上百年的帕拉迪岛面对世界敌意的王牌。

  然而,艾伦先前因不希望希斯特莉亚被迫成为巨人而隐瞒了这一消息。叶莲娜及其率领的“义勇军”为帕拉迪岛带来了外界先进技术,还协助帕拉迪岛建立起了火车,港口等与外界交流所需的现代化设施。港口建成后接待的第一位外宾则是来自过去与艾尔迪亚帝国世代交好的,东洋日出国的东人清美(又音译奇优宓·亚兹玛比特)女士。清美提出可以帮助帕拉迪岛面对外部世界,而所求的也是帕拉迪岛上的冰爆石资源的开发资格,同时也在寻找着过去日出国将军血脉在岛上的传承者——三笠。

  再三年之后,艾伦同调查兵团众人一道,在叶莲娜等人掩护和清美的资助下得以隐瞒身份渡海造访了马莱大陆。艾伦遇到了在即将被他救过一次但也会被他发动的地鸣所杀死的男孩拉姆吉,想要反抗未来记忆不去救他,但依然不由自主的救了他,从而明白自己看到的未来注定无法改变,半生追逐自由的艾伦陡然发现一切从最初就已经注定,自己生来就是自己一直最讨厌的不自由的家畜而崩溃痛哭。

  兵团众人眼界大开的同时,一个残酷的现实也摆在了他们眼前:哪怕是愿意为保护岛外尤米尔子民的人权发声的人士,也将帕拉迪岛人指为除之后快的恶魔。世人对帕拉迪岛的仇恨已然无可消弭。

  和调查兵团分离后,艾伦取 “克鲁格”为假名,扮作一个失去了记忆和一条小腿的艾尔迪亚伤兵潜入了马莱的雷贝里欧艾尔迪亚人收容区。期间结识了善良的少年法尔克·格莱斯,给予在战士候补生训练中受挫的法尔科鼓励而受到了他的尊敬,得以让法尔科替艾伦寄出了数封信件,一方面向调查兵团传达自己的计划,另一方面试图和异母兄长吉克取得联络。在此期间,他也巧遇了一位老医生-正是格里沙的父亲,也就是自己的亲祖父,仍以“克鲁格”的假名和他座谈,但最终祖孙并未相认。

  之后,兄弟二人见面时,艾伦假意接受了吉克的“艾尔迪亚人安乐死计划”。在马莱国实际统治者,“战锤巨人”持有家族的威利·戴巴集结世界各国政要,号召合力剿灭帕拉迪岛的演讲当晚,艾伦让法尔科将莱纳请到演讲会场旁一栋居民楼的地下室中谈心。

  长期被愧疚和压力折磨的莱纳跪倒在艾伦面前忏悔,请求艾伦杀掉他。艾伦似有和解原谅之意,但听着窗外戴巴将艾伦·耶格尔指责为祸乱之源的慷慨演讲,艾伦还是决定要战斗到底。于是艾伦变身巨人,大闹演讲会场,杀死了威利及在场众多政要和平民。

  此时戴巴家族真正的巨人之力持有者——威利之妹变身“战锤巨人”与艾伦交战。预先潜入的调查兵团,马莱方的野兽巨人,车力巨人颚之巨人和战士队队长迪奥·马加特的部队纷纷现身参战。阿尔敏在马莱港口变身超大型巨人的爆炸摧毁了马莱舰队,断了收容区内马莱军的后援。

  激战后艾伦找出了战锤巨人的本体,但其被保护在和阿妮相同的高硬度水晶中无法吞噬。战斗中艾伦发现颚之巨人的牙和爪能够破坏水晶,在三笠的配合下用颚之巨人之牙作夹子咬碎了水晶,得以吞噬战锤巨人。另一边野兽,车力巨人也在兵团的围攻下败下阵来。

  正在艾伦试图将颚之巨人一同吞噬时,原先丧失斗志的莱纳以未覆盖铠甲的不完全巨人化姿态现身,虽被艾伦一拳打倒但同时抢回了颚之巨人。此时艾伦也耗尽了力气,和三笠一同登上飞艇撤回帕拉迪岛。由于本次的潜入行动是艾伦的独断专行,裹挟着兵团配合其擅自行动,飞艇上利维兵长和同期们并未给艾伦好脸色。同时,马莱的艾尔迪亚战士候补生少女贾碧·布朗(也是莱纳的表妹)和法尔克在无人注意下登上了飞艇。对艾伦的虐杀满怀仇恨的贾碧枪杀了104期的萨沙·布劳斯。艾伦询问了萨沙的遗言,得到答案后,发出了莫名的笑声。

  返回帕拉迪岛的艾伦因违反军纪再一次被关了禁闭,韩吉前来探望时,艾伦威胁道可以凭借新获得的战锤巨人之力随时离开禁闭室。韩吉感到对艾伦束手无策,十分头痛。艾伦在马莱初战的大捷极大地鼓舞了岛内的激进派。大量民众拥在前要求释放艾伦。

  以扎克雷总统为代表的高层因艾伦难以掌控,流露出另寻他人继承艾伦的巨人之力的想法。这时数名拥护艾伦的激进新兵用炸弹暗杀了扎克雷总统,艾伦此时也终于利用战锤巨人的能力破墙逃走,和以弗洛克·福斯特为代表的激进士兵群体会合,组成“耶格尔派”。

  另一边,在马莱之战中在众目睽睽下本体被利维炸死的吉克,实际上随着调查兵团登上了飞艇被带回岛内,被利维带队囚禁在巨树之森,耶格尔派的首要目的就是促成兄弟俩的会合。韩吉率调查兵团前往希甘希纳的军部调查耶格尔派的动向。抵达后,艾伦和数名耶格尔派士兵突然出现,威胁三笠,阿尔敏和在场的贾碧共同上桌谈话。谈话中艾伦声称三笠和阿尔敏是他最为厌恶的“奴隶”,令三笠和阿尔敏伤心至极。

  阿尔敏怒不可遏之下和艾伦发生斗殴后不了了之。尔后,耶格尔派占领了军部,除韩吉被挟持带领前往吉克的囚禁之地,其他调查军团的成员则被囚禁。而后,艾伦要求贾碧用无线电向马莱军求援。此时事先潜入的车力巨人皮克突然出现,用枪威胁艾伦。然而艾伦毫不畏惧,反过来对皮克进行威慑。皮克看似屈服于艾伦的威慑,向他坦白自己也是为了保全家人,实际上也打算反抗马莱,并要向艾伦指明其他的马莱间谍,让艾伦到屋顶上去。

  艾伦登上屋顶,潜伏在楼下人群中的波尔克·加里亚德变身颚之巨人从下方破墙突袭,咬掉了艾伦的双腿。艾伦当即变身巨人。天空中驶来马莱军的飞艇,莱纳和其他马莱战士空降而下。局面变成艾伦对战车力,铠甲,颚三体巨人。艾伦利用战锤巨人之力生成地刺以对抗铠甲和颚的围攻。车力巨人搭载武器在远处狙击艾伦的头部使艾伦陷入被动。然后,野兽巨人突然在城墙上方现身支援,向艾伦身边二巨人投掷石头攻击。

  在吉克投石攻击掩护下艾伦开始向希甘希纳大门移动。莱纳,波克则全力追击,力图阻止耶格尔兄弟发生接触。此时吉克突然被马加特射出的反巨人炮弹击中后颈,本体被削去大半身子而坠下墙头。陷入危机的吉克发动了“吼叫”将被暗算而饮下其脊髓液的岛内军方高层,以及偶然饮下脊髓液的法尔克变成了听命于自己的无垢巨人。

  莱纳见此悲愤地对艾伦发动猛攻。艾伦则咬住莱纳的手臂后发动全身硬质化将其困住,本体则从后颈处脱离,向城门处的吉克奔去。就在兄弟二人近在咫尺之际,一旁的贾碧捡起对巨人狙击枪向艾伦开火。子弹击中了艾伦的脖颈,头颅就这样飞了出去。

  赶在艾伦完全死亡之前,吉克伸手接住了艾伦的头颅,始祖巨人和王血巨人的接触终于完成。艾伦的意识在一处异空间内苏醒,在那里等着的的是被锁链束缚在地上,须发皆长的吉克,以及一根通天光柱。吉克称那光柱即是坐标,而此处则是“道路”。

  此地没有时间的概念,吉克在此等待艾伦的苏醒,经过了似刹那又似永恒的漫长岁月。此时坐标中走出一名少女,吉克称那便是始祖尤弥尔·弗里茨,要艾伦命令没有自主意识的尤米尔将全部艾尔迪亚人绝育。艾伦此时终于道出他配合吉克仅是为了到达此地,转而向尤米尔求助以达成自己的目的。

  但尤米尔却不理会艾伦向吉克走去。吉克也挣脱“不战之约”的锁链站起身来,称尤米尔只会听命于王族血裔。吉克令尤米尔造出锁链缚住艾伦的双手,虽然艾伦的背叛令吉克失望,但吉克仍打算拯救“被父亲洗脑的弟弟”,为此要让艾伦认识到格里沙童年对其进行的洗脑。

  于是兄弟二人通过道路,进入了格里沙过去的记忆。在格里沙的记忆中,兄弟二人以幽灵般的旁观者的视角观看着格里沙进入墙内后的生活轨迹。艾伦惊讶地发现格里沙其实在艾伦婴儿时便已查清了雷伊斯家的秘密和地窖的所在,却为了新的妻儿的安稳生活而搁置了复权派的理想。而吉克也得知了格里沙其实一直挂念着他,对过去的作为心怀歉意。恍惚间记忆中的格里沙看到了一旁观看的吉克,但一时间被当成了错觉。

  在吉克为这幅光景大为动摇的时候,艾伦催促吉克前往下一处记忆。兄弟俩一直看到艾伦九岁,吉克终于明白格力沙并未给艾伦灌输其复权派的思想,而是让艾伦自由地成长。艾伦的所作所为完全是出于自己对“自由”的执着追求。

  记忆场景推进着,来到了希甘希纳陷落的那一天。格力沙在出门前向十岁的艾伦展示地下室的钥匙,说着出诊归来后便让艾伦看地下室的承诺的同时,却带着诡异的表情看向一旁的成年艾伦的位置。之后格力沙神色异常地前往了雷伊斯家的地窖,请求芙丽达发动始祖巨人的力量阻止来袭的巨人,拯救自己的妻儿,被受不战之约影响的芙丽达拒绝。谈判破裂,格力沙只得巨人化强取始祖并杀死雷伊斯全家。然而格力沙却不忍心杀死孩子,跪在了地上。这令吉克大为惊异,因为格力沙夺去始祖,灭族雷伊斯的行动应当是既成事实。

  此时,本应处于旁观视角的艾伦却带着怒容对记忆中的父亲说话,用和当年枭激励格力沙的“这是你自己开启的故事啊”逼迫父亲下定决心。格力沙向芙丽达道出了进击的巨人的独有能力:与其他巨人只能观看前代继承者的记忆不同,进击的巨人可以观看未来继承人的记忆,以预知部分未来的事,而此处的格力沙正是通过这些能力才得以和旁观的艾伦产生交流。而历代进击的巨人遵循某种意志行动,成为唯一不服从于始祖的巨人。然后,格力沙完成了注定的行动。

  离开地窖,解除巨人化的格力沙在亲手杀死妇孺的痛苦下精神崩溃,哭喊着质问未来的艾伦“这样真的能拯救艾尔迪亚吗”,“为什么不让我得知更多的未来?”突然间格力沙真正看到了旁观的吉克,哭着向吉克当面道歉的同时,也暗中嘱托吉克要阻止艾伦。

  兄弟二人的意识返回了坐标的空间,事实已经明确,原先吉克以为的被洗脑的艾伦,才是通过对过去传递记忆,操控一切的幕后之手。而艾伦在四年前与希斯特莉亚接触时,便通过观看到了“父亲看到的未来的自己的记忆”得知了未来的,令艾伦十分满意的场景。

  吉克命令尤米尔实施绝育,尤米尔应声向座标走去,艾伦不惜折断手指挣脱锁链,追上并抱住了尤米尔。告诉生前死后都自甘为弗里茨王室奴役的尤米尔有自己决定力量和命运的权利。现实中,时间仍停留在吉克接住艾伦头颅的瞬间。艾伦的身体和头颅之间伸出一道脊椎状物将断掉的头身相连,接着艾伦开始再度巨人化。同时,三道城墙开始崩溃,内部沉眠的超大型巨人现出身形,“地鸣”发动了。艾伦通过“道路”向所有尤米尔子民发出宣告,他的目的是将岛外的对帕拉迪岛怀有仇恨的全部生命从世上尽数驱逐......

  获得始祖之力的艾伦的巨人之姿是高逾百米,长逾千米,除头部外只见骨骼,以无数肋骨为“足”进行移动的,彻底的异型。在艾伦的号令下岛内全部的巨人硬质化产物尽数消除,包括三道城墙,铠之巨人身上的铠甲,以及封闭着阿妮的水晶。接着无数超大型巨人开始随艾伦向南方进发,途中造成了岛内人的大量伤亡。韩吉、阿尔敏、让、柯尼和三笠无法认同艾伦对岛外进行无差别屠杀的行为,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和马莱方的马加特、皮克·芬格尔、贾碧、法尔科、莱纳和苏醒的阿妮,以及义勇军的叶莲娜和欧良果彭组成同盟,打算乘日出国的新式飞艇追上艾伦,期望能和艾伦对话以阻止其毁灭世界。一行人和控制了岛内政权的耶格尔派进行了一番恶战,最终救下了被弗洛克控制的清美和日出国的工程师得以出海。只有马加特元帅为炸毁能追击他们的军舰而和先前在暗中协助的夏迪斯教官一同牺牲。然而地鸣行进的速度之快超乎了韩吉等人的预料。仅大约两天艾伦携巨人集群便渡过大海抵达马莱大陆岸边。严阵以待的世界联合舰队在无数超大型巨人的高温蒸汽和巨力面前被轻易歼灭。巨人们登上了陆地,将挡在前方的一切都犹如足下之虫般毁灭,大约八成的人类被屠杀,艾伦看到的未来的记忆得到了实现......

  反地鸣联盟抵达马莱大陆的欧迪哈港开始整备飞艇,而就在这段时间内,地鸣的毁灭足迹已经踏往世界各地,甚至连遥远的日出国也包含在内;韩吉将团长职位托付给阿尔敏后只身迎战即将踏平欧迪哈港的超大型巨人群而牺牲,为飞艇的成功起飞争取到了时间。飞艇上,阿尔敏等人讨论着与艾伦对话的可能性,此时艾伦突然将众人的意识拉入坐标空间,以孩童的姿态和始祖尤弥尔一同出现在众人眼前,并向同伴们告知了自己看到的未来,让他们阻止自己成为拯救人类于灭亡的英雄,随即封印了他们的这段记忆,并告诉众人之所以不剥夺他们巨人化的能力,是不想夺去他们阻止自己的自由。已无对话的余地,若想阻止艾伦,唯有将其杀死一途。

  而现实中的艾伦则按照事前叶莲娜的建议,向威胁最大的,位于大陆南部的史拉托亚飞艇要塞杀去。雷贝里欧收容区幸存的战士队家属和马莱人也于此时乘火车抵达。要塞内的飞艇倾巢出动,向艾伦投掷油桶轰炸,然而无济于事。艾伦则在高耸的背部骨刺尖端生成了一体与吉克变身形态一致的“野兽巨人”,“野兽巨人”继承了吉克强大的投掷能力,在艾伦的操控下投出硬质化生成的碎石击毁了全部飞艇。就在此时,反地鸣联盟的飞艇抵达艾伦上方,众人飞降而下。莱纳,皮克巨人化牵制“野兽巨人”;阿尔敏则降落到艾伦头部,誓要将艾伦本体揪出,质问他“你到底哪里算是自由的?”

  在反地鸣联盟与始祖巨人的首次交战中,众人发现“兽之巨人”只是一具被创造出来的空壳,因此想要找出艾伦与吉克的位置,面对不断生成的巨人们,阿尔敏决定变身超大型巨人炸毁艾伦背部,但正要变身之时却被一只猪一样的巨人掳走,而车力巨人皮克也发现了巨人军团是历代的智慧巨人,而采取了最有效率的方法:直接冲向艾伦头部,在艾伦的脖子上缠上炸药试图炸死艾伦,但就在按下引爆器之前,被前代战锤巨人贯穿胸部;另一边,众人也持续受到历代巨人的袭击,铠之巨人被突然出现贝尔托特超大巨咬断头颅,而莱纳被让救出,柯尼被击晕,兵长营救时被咬断膝盖陷入昏迷,只有三笠还在不断战斗,就在众人陷入绝境之时,得到部分野兽巨人能力的法尔科载着亚妮和贾碧从天而降,救出了联盟的一行人。

  情况对联盟的众人依然不利,虽然心中痛苦但众人接连下定决心要杀死艾伦,而阿尔敏则在坐标空间中与吉克交流了降生于世的意义,吉克随即将与他们相熟的历代智慧巨人宿主们的意识唤醒,并与阿尔敏请求助他们一臂之力,与反地鸣联盟相熟的历代智慧巨人们开始协助他们反击,阿尔敏也被三笠救出,吉克现身于外界被兵长斩首,失去了弗里茨王族巨人的连系,地鸣随之停止,在众人的掩护下,让含泪按下引爆器炸断了艾伦,骨架内的怪诞虫试图再次与艾伦的头部连接但被莱纳阻止,阿尔敏随即向艾伦道别,变身成超大型巨人将整个骨架炸掉,艾伦随即变身为超大型巨人形态与阿尔敏对决,这时三笠想起了一段和艾伦抛弃一切度过平稳四年后诀别的记忆,三笠依然无法放下围巾忘记艾伦,随即再次戴上围巾,在阿尔敏的牵制下,兵长用雷枪炸破了艾伦巨人的口部,三笠随即进入其中将艾伦斩首杀死,随即如记忆中一般祝艾伦一路走好与其吻别。

  始祖尤弥尔从而得到了自由,巨人之力从世上消失,阿尔敏等人恢复了记忆痛哭流泪,并决定继承艾伦的遗愿,三笠独自带着艾伦的首级去往故乡山丘上的那颗树下将其安葬并一直陪伴着他,三年后阿尔敏等人作为和平大使回到帕拉迪岛谈判,而三笠想要再次见到艾伦,这时一只飞鸟经过为三笠围上了围巾后飞向天空。

  虽然我们目前也看到不少的烂尾吐槽,但如果谏山创选择了另一个结局,那对他的骂声只会更加鼎沸,这只是一种幸存者偏差。